涡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涡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当林浆纸一体化机遇抑或陷阱下

发布时间:2021-09-12 01:28:47 阅读: 来源:涡流泵厂家
当林浆纸一体化机遇抑或陷阱下

林浆纸一体化:机遇抑或陷阱(下)

下篇:危机之后的扩张

显然,关于金光(中国)此次在云南投资建设的林浆纸一体化项目,目前社会公众关注的焦点,尚停留于项目可能对生态环境造成的破坏。但是,除了潜在的环境风险,就不存在其他风险了吗?或者说,环境风险是该项目的最大风险吗?

大规模负债经首最终导致APP债务缠身

黄奕聪(Eka Tjipta Widjaja)家族创办的金光集团是印尼最大的财阀之一,注册于新加坡的APP则是其旗舰企业,1995年4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APP通过获得大片印尼原生森林、以负债经营模式,一方面在国际上大规模借贷融资,带动了超过上百亿美元的国际资本投向印尼浆纸业;一方面在印尼及中国投资,迅速崛起为亚洲著名的造纸企业。

1999年底,在债务规模已超过130亿美元的情况下,APP开始以出售非核心资产、暂停扩大产能等方式纾解债务压力。但随即而来的全球纸产品及纸浆价格下跌,使APP的削债企图未获成功。

在2001年需攴付近15亿美元利息的重压下,当年3月12日APP宣布停止所有债务及利息支付。APP终于爆发债务危机,从此进入与国际债权银行的漫长谈判。2001年7月,金光集团持股6870的APP被纽约证券交易所摘牌。

欠债规模空前巨大、债务结构异常复杂的APP,其核心资产与主要业务分布于印尼与中国。中国也是APP拓展海外业务最用力之处,在中国华东地区的金东、宁波中华、金红叶及金华盛四大造纸企业被称作“劳斯莱斯式的工厂”。

2001年深陷债务危机之时,APP中国业务一度濒临被整体出售的命运。据称,APP的中国资产是其整体资产中最有价值的一部分,2002年销售额达到14.6亿美元,营业利润近2亿美元。

2002年下半年,也许是由于事涉与国际债权银行之间的债务重组谈判,APP将其中国业务及资产全数转让给了金光(中国)。

据《财经》调查,金光(中国)由APP中国控股有限公司1999年2月在上海独资组建。而金光(中国)的这家股东几经辗转,注册地从毛里求斯又折到百慕大。如果仅依据公开的股权记录,看不出金光(中国)与APP的股权关联——其母公司并不在APP的子公司或股东名单之列。但业内人士一致认为,注册于新加坡的APP仍是金光(中国)的最终控股股东,其法人代表依然是APP总裁黄志源。

从种种情况分析,有专家认为,与其将APP转让中国业务及资产给金光(中国)看作普通的资产交易,不如将其看作APP在债务危机深重时为尽快重振中国业务而特意作的结构安排。

APP据估计高达139亿美元的债务重组,被称为新兴市场有史以来最大的重组案,也是对印尼及新兴市场法治建设水准的一种检验,已成为国际金融和资本市场的新焦点。

行业分析师普遍认为,在债务纠纷、资产重组尚未取得实质突破时,APP对其在华资产所作的种种安排其实是分拆行动,意在将百慕大的APP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及旗下公司与APP其余部分分立,使APP的其余国际债权人将无法追索其中理应用于抵债的有效资产。

人们其实很难获悉内部更详细、具体的真实情况,但无论如何,危机之后APP全部在华业务已在金光(中国)的名下,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改头换面”后在华再掀新一轮技资高潮

债务危机显然也殃及APP在华业务。2001年2月,APP宣布无力注资,1995年成立的海南金海浆纸林有限公司随即搁置。在2002年亚洲博鳌论坛上,海南省提出重上项目的要求。对此,当时的国家计委的意见是,允许APP在华企业在偿债前即出资用于金海浆项目,但须事先获得国际债权银行认可。

2002年底重新启动后,项目变成一个总投资达130亿元人民币的外商投资项目。APP当然没有如此雄厚的资金实力,“项目运作少不了国内银行的信贷支持”是业内人士的普遍预期。

如果可以将金海浆重启看作APP“卷土重来”的话,那么,金海浆重启也仅仅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是其重新拓展在华业务的一小部分。

不过,严格说来,“卷土重来”的已不再是APP,而是金光(中国)。前者与国际债权银行关于债务的谈判仍处于胶着状态,后者则已成为APP全部在华资产所有者。

金海浆重启之后的2003年,金光(中国)突然在中国进人了一轮高速扩张期。除与云南进行体量惊人的林浆纸一体化项目合作,它与广西的合作规模一点也不小。“何以广西项目没有引起公众关注,而云南项目却闹得沸沸扬扬?”这不得而知。

《广西》去年曾经报道,“7月中旬自治区政府领导接见了印尼金光集团总裁黄志源先生,双方就在广西建成实施林浆纸一体化项目达成合作意向。近日从印尼金光集团亚洲浆纸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App)广西事业处获悉,APP中国事业总部有意在广西打造中国最大的林浆纸一体化项目基地,计划投资总额达500亿元人民币,实现在广西营造工业商品林60万公顷,建成年产能力分别达180万吨的大型浆厂和310万吨的大型纸厂。此次意向在广西的投资总额是APP在海南林浆纸一体化项目中投资总额的三倍。”

2几个实验片作为1批实验延续进行实验、对1批实验片不容易出现端部破坏整体强度偏向进行查询时、进行计算处置003年以来,金光(中国)在华拟投资总额超过900亿元、与之配套的纸浆林基地建设面积逾4000万亩者。4000万亩土本文上篇已部分涉及,900亿元资金又从何而来?

难道APP爆发债务危机前的在华业务开展得相当不错,甚至赢利颇丰?

2001年2月因无力出资,黄志源曾致函请求海南省将金海浆项目搁置。据函件显示,APP在中国的财务结构如下:APP从境外投人了12亿美元资本金,由APP担保的国外出口长期信贷7亿美元,以及中国各银行提供的信贷资金约折合17亿美元。

也就是说,债务危机爆发前APP向中国各商业银行的贷款总额共约17亿美元。另据笔者从媒体公开的数据看,“APP中国总资产仅有14亿美元”,另有“4.01亿美元为难以回收的关联公司应收款”。

这就是说,资不抵债应该是身陷债务危机时APP在中国的整体经营现状。脱胎于背负着上百亿美元债务、至今仍就债务重组方案与国际债权人争吵不休、甚至官司缠身的APP,金光(中国)在华掀起新一轮投资高潮,也许不得不依靠传统的负债经营模式。

如此,难道真如专家所说:“谁能担保那些国际债权人无可奈何的今天,不是中国债权人的明天?

举债似成臣额投资项目进行市场运作的无奈之选

应该说,在APP爆发大规模的债务危机之后,人们的确没有足够信心看好其衣钵继承者金光(中国)如此规模的在华投资意向。这甚至令曾与APP打过交道的国内金融界也感到吃惊。一位在APP债务危机期间曾考虑收购其在华业务的投资界资深人士将这称为“跑马圈地”,其目的不过为抢占中国有限几个宜林省的林地资源。

无论是金光(中国)在广西的500亿元投资计划,还是在云南的2600多万亩速生林基地计划,均处于早期阶段。尽管项目成败尚无从断言,但人们感觉更明显的,似乎是潜在的风险而不是机遇。

造林、制浆、造纸的林浆纸一体化,本来就是资金密集型行业,战线本已拉得很长,规模又做得如此之大,也没让外界感受到自身资金实力的雄厚,风险似乎再明显不过了。

还值得指出的是,从资金信贷的角度看,信息不对称又使风险进一步加剧。

2001年APP陷人债务危机的根源即在于投资过度,项目产生的现金流不足以偿还贷款利息;由于危机前APP在中国的贷款一般由其旗下分布于江浙的四大造纸厂为主体,分别向各大银行地方分支行申请,所以,国内许多银行对APP中国业务的整体财务状况至今也并不清晰。

显然,国内银行未必能够准确判断其资产营利是否足以支持目前的扩张。

已有媒体综合公开的市场信息后断言:“国内的APP债权银行目前仍处于高风险之中。”而支持这一点的是,这家资不抵债的企业2003年以来宣布炼钢生铁市场跌后暂稳的几个新上项目(即云南、为地方经济发展做贡献广西项目)均牵涉数百亿元投资,其主要融资渠道仅余国内银行。所以,“中国银行界的可能风险恐怕比一般估计更为严竣。”

APP爆发债务危机前,国家开发银行曾与APP金海浆项目签署贷款合同,后因故中止。该行2002年所作的一个行业性报告估算,即以一个60万吨纸浆厂为例,需要配套200万亩纸浆林基地,后者周期一般长达10至14年,且需在纸浆工厂建设之前进行,每亩造林成本在500元左右,合计成本超过100亿元。即使按业内通常的自筹资金与信贷资金之比为3:7,很少有企业拥有足够能力支撑4000万亩纸浆林基地建设!

如果大举借贷日后真的成为金光(中国)的必然之举、无奈之举,那么,其拟上庞大项目成功与否,就端在融资一途。也许,资本风险要远甚于环境风险也未可知。

“投资商砍了一茬两茬,当这片土地不能产生规模效益时,砍不下去了,可以一走了之。官做了一任两任,做不下去了,也可以一走了之。后果,就只有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农民来默默承受。这公平吗?”有人问。

其实,融资不顺、支付危机、生态破坏等都足以使假想的“不能产生规模效益”成为现实,果真如此,投资商也许真的不得不“一走了之”——目前这当然仅仅只是一个假设而已。

安康订做工作服
安康定制工作服
安康定做工作服
安康工作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