涡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涡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发布时间:2020-07-13 12:11:27 阅读: 来源:涡流泵厂家

核心提示:只为途中与你相见我是个坏孩子。初中时,逃课后无聊,一个同学劝我抽烟。他说,使劲吸,然后咽在肚子里,很好玩的。我照着他说的做了,就真的学会了抽烟。我把这个坏习惯一直带到了高中。   凭着爸爸的关系,我上...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我是个坏孩子。初中时,逃课后无聊,一个同学劝我抽烟。他说,使劲吸,然后咽在肚子里,很好玩的。我照着他说的做了,就真的学会了抽烟。我把这个坏习惯一直带到了高中。

凭着爸爸的关系,我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因为敢在厕所里抽烟,很快,身边就聚了一帮哥们儿。尽管学校纪律很严,但,奈何不了我们。如果不能逃出去上网,我们就想方设法跑到操场去打球,还故意用球砸坏会议室的玻璃泄愤。我们改换笔体,不断给老师和领导写小字报,然后趁同学们围在公告栏前看的时候起哄。教育处的几个老师一天到晚转悠,紧张兮兮的。敌进我退,敌疲我扰,把他们搞得精神错乱了,我们才高兴。

学习上,我一塌糊涂。我可以连着睡几节课,也没有人叫醒我。是的,没人愿与我同桌,直到高二上学期,他的到来。

他是从市里另一所中学转过来的。班主任说,你找个座位坐下吧,他“咕咚”一声,就坐到了我的旁边。他朝我笑笑,脸庞黑黑的,样子很憨厚。说实在的,那天,我挺感动,难得还有人信任我。不过,他待不了几天的,谁愿意与我这样的为伍呢?我淡淡地想。

然而,他没有走。

他学习很好,来了之后,第一次考试,就考进了年级前三名。我在心里暗暗地仰慕他,但仰慕归仰慕,我还是管不住自己。有一次,我和他在课上说了几句话,被语文老师看到了,语文老师厉声呵斥我:“乔一山,你不学习,也不要祸害别人!另外,王景隆,班里有的是空座位,你就不会自己调调吗?”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叫乔一山,他姓王,叫王景隆。

我有些恨语文老师。说真的,我也不想连累他。于是,我劝他离开。他笑笑说,没事儿,咱们这儿挺好的。

“咱们”?他居然愿与我“咱们”!他的这两个字一出口,差点让我落下泪来。王景隆,你真够哥们儿!

暑假的时候,因为王景隆在一个吉他辅导班学习,鬼使神差,我居然也在那里报了名。他现在的弹奏水平很高了。我最喜欢他弹陈楚生的那首《有没有人告诉你》,他唱得也不错,有陈楚生忧伤的味道。

“喂,你怎么这么大烟味呢?”辅导老师是个大眼睛的女孩,比我大不了几岁。这是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王景隆是你的同学吧,你看你的同学多好,什么坏毛病也没有,还那么有天赋,真是太棒了!”辅导老师称赞王景隆的表情,我至今记得。那一刻,她的神情自豪而骄傲,仿佛表扬的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

我开始有些嫉妒王景隆了。

我内心沉睡的尊严开始觉醒。为了给美丽的辅导老师留下一个好印象,我努力控制着自己,尽量不去抽烟。那段日子,不知是否博得了辅导老师的好感,明显改变的是,我抽的烟逐渐减少了。更令我高兴的是,经过一个假期的学习,我居然能用单弦弹一支曲子了。爷爷听完我的演奏后,抚摸着我的头,颤巍巍地说:“谁说俺孙子不成,俺孙子好着呢!”眼眶里,泪光闪闪。

就在那个暑假,我有了看一点书的冲动。小学的时候,我上的是外国语学校,我的英语底子不错。王景隆见我四处找英语书,说:“你想补英语吧,来,我帮你。”

开学考试,我的英语成绩第一次上了90分,尽管依旧是全班最低的,但英语老师还是把我找去了。“这次英语考试,是你自己答的吗?”我点点头说是。老师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睛朝我笑,样子怪怪的,笑得我浑身不自在。

连爸爸也不相信。爸爸说:“ 你有多大点水平,我最清楚不过。这次一下子高这么多,不是抄的才怪呢?”爸爸说话向来难听。我突然爆发了,朝他大喊:“是我考的,就是我考的,我不仅能考好英语,我还能考好其他科,还要考上一流大学给你看!”爸爸依旧冷冷的,说:“你要是考上了,我给你跪下。”

我歇斯底里:“我要考不上,我给你跪下!”

我泪水淋淋地向景隆倾诉这些。他拍拍我的肩膀说:“没事,有我呢,我帮你。” 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感动,我一下子抱住了他,嚎啕大哭起来。

我和以前的那帮家伙彻底绝交了,他们群龙无首,也都四散了去,校园一下子宁静了许多。我一边忏悔过去,一边发奋读书,各科需要补的知识太多了,好在有王景隆,无论他多忙,只要我请教,他总会毫不犹豫地放下手头的事,耐心地指导我。

上一页12下一页 赞

上饶制作西装

山西定做西装

聊城西装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