涡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涡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谷春立妻子朱丽娟掌升迁暗道吉林首虎与3女关系密切【新闻看点】

发布时间:2019-09-20 17:21:30 阅读: 来源:涡流泵厂家

上篇:吉林“首虎”谷春立的鞍山欠账

大面积动迁留下若干烂尾工程及政府债务风险,金胡新村暴力强拆与利益输送被指其落马“导火索”

多位知晓内情的消息人士证实,这个“首虎”落马并非因在吉林期间“犯事”,而是要追溯到他主政7年的鞍山,尤其是为鞍钢供给土地的金胡新村强拆,被认为是他被调查的“导火索”。谷春立主导的大范围暴力拆迁广受诟病,在鞍山留下多笔至今未清的“烂尾”账。

谷春立的政商红粉圈

“谷大扒”与“一指没”

2005年12月,48岁的谷春立卸任沈阳铁西区区长,升任鞍山市副书记、代市长,从副厅级干部提为正厅级,三个月后转为市长,这次升迁被视为对谷春立主政铁西区三年工作的肯定。

“他一到铁西区就开始东搬西建,上百家大中型企业被搬迁,又引进来不少商贸和金融企业,原来铁西区又老又旧,谷春立还是很有魄力的,打造出了一个投资新城,现在铁西的商业格局主要是他那时候留下的”,沈阳铁西区一位了解谷春立的人士介绍,谷春立赴任鞍山,在铁西建设中和谷春立关系密切的一批开发商也跟去了鞍山。

十年前的鞍山,主街胜利路两侧,都是三四层的旧楼,但因居住人员密集,拆迁难度大,几任领导想动迁都无奈放弃。

谷春立来后,在全长9.1公里的胜利路沿线大范围动迁,将其打造成鞍山最为繁华的商业街,百姓对他留下“有魄力”的印象。

但据鞍山市民回忆,谷到任鞍山之后,沈阳铁西区被动迁的居民仍然成批到鞍山市政府门前,找谷春立要求解决遗留的回迁问题。

很快,鞍山全市也开始了大面积动迁,百姓看法从期待变成不安,“不切实际,不计后果,扒的时候蛮横强硬,但并没有回迁的承诺”。同期开始的动迁太多,租房价格上升,发放的租房补偿仅够房租1/10。

在鞍山拆迁住户看来,未经国家法定程序的拆迁成为常事,市里开一个会议,贴一纸通知,就可以决定一个地块是否被动迁,尤其是谷春立决定的山南、达道湾区域拆迁,百姓称之为“一指没”。

鞍山市民回忆,谷春立在位后期,他们最怕听到的两个字就是“动迁”,提心吊胆的鞍山市民给谷春立起了“谷大扒”的外号,流传甚广。

“谷氏拆迁”中,补偿标准并不公开透明,觉得补偿不合理的住户大多遭遇强拆,拆前被社会人员押到车上或关起来,人放回来一看,房子已经推倒了。在网络上,至今留有不少因强拆被打的百姓照片和自述。

鞍山市民至今提起为之可惜的,是鞍山市教委大楼。耗资6000万元建设的鞍山教委大楼仅仅使用5年就被扒掉。耗资两亿元,在2009年新建的鞍山市体育馆以及仅仅使用10多年的工商大厦、公安局大楼等公共设施,都以“有碍市容”的名义从人们的视线中消除。

网友根据鞍山官方媒体数据汇总,发现谷春立在鞍山期间,为了实现“万水千山百湖城”大鞍山梦,主导实施“城市再造”工程,前前后后拆扒片区44个,涉及居民92766户。

据鞍山市房地产开发办公室2012年9月发布的消息,拆迁涉及鞍山的54个自然村的48674户农户。这还不包括山南小区2059户和在农村推行“农村城市化”而毁掉的11个自然村。

在风传谷春立欲扒掉鞍山多所中小学并集中搬迁到郊外时,引发当地干部群众的举报潮。

金胡新村强拆“涉嫌构成犯罪”

8月2日深夜,鞍山市高新区金胡新村响起一阵鞭炮声,因谷春立落马聚起的几个村民感叹,“谷大扒终于走到了今天”。

金胡新村,位于鞍山钢铁公司所属的齐大山矿区脚下。数个知情人士认为,金胡新村强拆和其中的利益输送是导致谷春立落马的直接“导火索”。

鞍钢下属全资子公司鞍千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鞍千矿业),十年前落户在由四个村合并而成的金胡新村,至今共进行了三期征占拆迁,面积达到1500多万平方米,征占土地始于2004年国家发改委一份《关于鞍山钢铁(集团)公司西区建设和老厂改造规划的批复》。

激烈冲突源自2006年开始的二期征占,到鞍山任职一年的谷春立市长根据上述文件,代表鞍山市政府与鞍山钢铁集团公司签订了一份土地转让《协议书》,鞍山市政府从鞍钢获得土地出让金数亿元。

鞍山市知情人士介绍,鞍山市政府根据这份《协议书》,由谷春立个人决定,亲自签署“拆迁请示”,未经任何行政机关裁决和司法机关裁定,调集大批警力,组织有城管、民兵、村委会等组织参加,进行了大规模的强制拆迁活动。

这次拆迁罕见地被交给金胡新村村委会,村党委书记樊洪义在2010年一次动迁会议公开表示,“鞍山市把动迁事宜交给金胡新村村委会来办理,动迁资金,包括林木补偿及行为由我们金胡新村村民委员会来办理。天下没有,鞍山市少见”。

但村民反映说,村委会经常自定标准,村民差不多面积的院子,补偿标准会有十倍的差距,部分村民不愿接受不合理的补偿,等待的结果是强拆。

2012年6月20日,没有经过任何行政机关批准和法院裁定的情况下,几百名人员驾驶警车、铲车,后面跟着救护车,驶向鞍山市最大的牛蛙养殖大户、金胡新村胡有库的农场。

据农场人员讲述及现场录像显示,当时农场人员被强行拖上山,育种母猪、待乳羔羊被铲车、拖车压死,农场的养殖场、牛场、加工厂、鱼塘、办公室等被砸毁。

胡有库随后将金胡新村和鞍千矿业列为共同被告,以民事侵权为案由,将他们告上了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索赔标的高达1.59亿元。

对此次拆迁,鞍山市政府矿山二期征地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出版的简报称,“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在公安、综合执法部门的大力配合下,完成了西大背采区内最后一户林蛙养殖户动迁工作,影响矿山二期西大背采区正常生产的最主要障碍得以清除。”

知情人士透露说,2012年9月20日,发改委派出工作组前往鞍山约见谷春立,询问谷春立强行拆迁的根据。谷当场表示:“不拆了,不拆了。”

2012年9月29日,国家发改委下发了《关于鞍山钢铁集团公司老区铁矿山改扩建规划项目核准的批复》,这份“中央批复”使金胡新村的人们意外发现,自己被强迁的房屋,被占用的土地,都不在2004年4月28日国家发改委的批复范围之内。

但强拆并没有停止,2013年3月14日再度强拆,多家媒体转发报道《鞍山金胡新村遭强拆,多人被打未补偿》,文章称,在未补偿的情况下,3月中旬镇领导指挥,数百人围住村子,两百多人持镐将村民赶出房屋,随后铲车将二十多户的房屋及多个蔬菜大棚推倒。多人被打,电视冰箱等物品被砸,有村民被迫搭窝棚居住,并配发了多户村民家被砸毁、住在临时窝棚的照片。

事件发生后,多位法学专家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对鞍山市政府强拆依据——谷春立与鞍钢签订的土地买卖《协议书》的效力进行论证。

论证结论认为:“《协议书》不能作为强制拆迁的根据”,“本案系严重的违法行为,甚至涉嫌构成犯罪”。

安置费没了,鞍钢领导最怕谷揩油

南都记者在鞍山采访期间,市委宣传部和高新区外宣办均未接受采访,齐大山镇领导避而不见,只有金胡新村党委书记樊洪义回应称,鞍钢占地的手续后期都补全了,动迁是谷春立指导政府人员干的。动迁区正是鞍钢采矿放炮区,对不愿离开的百姓是上了点手段,那只是出于安全着想的“强制驱离”。

樊洪义介绍说,在搬迁的两千多户中,现在只有七八户仍在告状,也是因为市里、区里没有正确处理,百姓诉求过激。

但一位被强拆百姓告诉南都记者,现在至少有上百人仍在不断向上反映曾遭遇的不公,先搬离的住户只拿到十余万补偿款,买不起新房,又失去了土地,很多村民生活陷入了困境。

2013年3月3日上午,鞍山市千山区人民法院复审金胡新村民状告鞍山市千山区公安局行政处罚一案。村民对强拆中的暴力提起行政诉讼,“谷春立曾下令将金胡新村抗拒拆迁的村民几十人抓到鞍山市千山区公安局,其中五人被以妨碍生产秩序处以行政拘留,两人被以扰乱公共秩序被刑事拘留”,后来全部释放。

一份记录庭审细节的文章显示,鞍千矿业代理人在庭审时称:我们已经给了鞍山市人民政府39亿元,至今要钱没有,要地也没有……

鞍钢一位退休领导回忆说,谷春立在鞍山任职时,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原会长到鞍钢调查,调研会上曾表示,鞍山市要给鞍钢帮助,国家给鞍钢在千山建矿的拆迁安置费,市里不能给挪用了。

鞍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现任领导则表示,很害怕谷春立来鞍钢,一来就要揩油。鞍钢近年不再招收鞍钢子弟的转业兵,而是给每人六万元安置费,由鞍山市政府代为安排,但据他了解,鞍山市政府并未足额发放。

“谷氏动迁”后的烂尾工程与债务风险

鞍山司法系统一位退休干部回忆,谷春立干满一届时,曾想离开鞍山,但当时鞍山财政亏空、拆迁矛盾突出,领导层不愿接手烂摊子,竭力劝他留任。

2013年初,谷春立被提拔到吉林省做副省长。他在鞍山曾着力布局的一些大工程,烂尾至今。

“如今,横亘美丽千山东西的百里钢城,记录着共和国工业发展历史,有着东方鲁尔称号的鞍山,已经被谷春立破坏得千疮百孔,蹂躏得东倒西歪,一栋栋烂尾楼,直插云霄,一片片耕地,杂草从生,十万户市民颠沛流离”,鞍山网民在博客上记录着谷走后的鞍山。

“谷氏动迁”时期的动迁户至今仍有尚未回迁居民,时间长的住户已经租房等待了六七年。南都记者向鞍山市委宣传部提出采访,但对方拒绝提供准确数据。

一个面积巨大的烂尾坑位于鞍山高新区科技广场原址,被称为“败家工程”,曾是高新区的休闲公园,但被卖给开发商,在地下修建商业街。

五年前,科技广场被整体“开膛破肚”,施工不久停工,现在破损的地下建筑裸露着,中间积满臭水,无人问津。

谷春立着力在内陆城市鞍山打造“百湖城”,2012年10月,谷春立曾在视察大德御庭项目时说,鞍山要切实加快城区改造步伐,要注重商业地产的发展。在城市改造过程中,要按照“万水千山百湖城”的要求,多发展水系,多注重生态保护,让楼宇置于山水之间。

据鞍山日报报道,2009年3月28日下午,市长谷春立在市政府会见香港某公司副总经理一行时说,鞍山正在围绕“万水千山百湖城”主题打造城市地产,正在改造开发的万水河(原南沙河)畔更是投资滨河地产的最佳投资地段。欢迎香港公司选择合适地块进行开发,鞍山将提供大力支持。

当地市民介绍,千山七号桥附近一度人工开掘河道蓄水建湖,甚至引鞍山用于饮用的水库水来灌湖,谷春立离开鞍山后,这里几近断流,周边计划的商业也一并停工。

一份鞍山房地产市场调研报告显示,在2005年以前,鞍山市土地出让较少,主要依靠老工业支撑城市经济发展,房地产等第三产业发展相对滞后,2006年开始,鞍山市土地出让规模呈现爆发态势,房地产业迅速发展,土地出让金的增长率在2006年达到1000%的恐怖速度,之后开始逐年下降,但依然达到100%以上。

2005年这个分水岭后,鞍山迎来了他们的新市长谷春立。不可否认,超高土地出让金增长率和土地出让金折射出的是谷春立时代鞍山房地产业的爆发与迅猛发展。

但鞍山退休干部的举报显示,谷春立任职期间,给鞍山留下了数目惊人的政府债务。

“鞍山政府未来几乎十年的钱都在谷春立在位时花出去了,接任的班子几乎没有什么花钱的大动作”,对当地情况了解颇深的人士透露说。

2015年鞍山市政府工作报告在第一部分结尾处提出,“全力防风险谋长远。严格落实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严控债务规模,优化债务结构,提高使用效益,防范债务风险。债务融资成本降低3.5个百分点”。

“谷春立给鞍山留下的伤害,除了物质上的破坏,还有数年难以平复的精神伤害”,一位一直上告的鞍山人介绍,目睹过强拆场面、父母被打的孩子,曾经被吓得不敢去上学。

如今,谷春立落马消息传回鞍山,百姓在感慨之余,更多的是面对鞍山现状的无奈哀叹。

“谷大扒”业绩

◎被拆公共设施

耗资六千万使用五年的教委大楼

耗资两亿新建的鞍山市体育馆

工商大厦

公安局大楼等

◎主导拆迁居住区

高新区齐大山镇金胡新村动迁

铁东区山南小区动迁

千山区达道湾新城等

下篇:退休干部联合举报谷春立强势书记和他的政商红粉圈

谷春立在位到落马期间,同僚、下属和百姓对他的举报一直不断,伴随着他的官场末路。南都记者查证这些举报内容,不仅勾勒出一个强势书记的印象,还牵连出与谷春立有密切关系的三名女子,其中两人从商,为企业老板;一人从政,是谷春立的下属。企业老板中包括在鞍山名气很大的女商人——鞍山温州商会会长徐小艳。

强势书记“不理会组织程序”

谷春立落马之后,坊间流传他与已被判处死缓的“军中老虎”谷俊山有亲戚关系,但南都记者采访多人,均表示二者并无亲属关系。

从沈阳铁西到鞍山,谷春立给周围人留下的最主要印象是“强势”,这种性格既使谷在初到鞍山时拓开局面,也成为后来举报者认为他“一言堂、家长作风”的佐证。

“谷春立主政鞍山市时,基本没有其他领导说话的余地”,熟悉鞍山官场的人士介绍,开市委会时,谷春立拿出一个人事议题往桌子上一放,之后说,今天我们讨论某事,同意的举手,然后谷春立率先把手举起来。

一次谷春立想晋升一个曾因违纪被处理过的人,与会一位常委提醒说,被提拔者目前正在被警告过程中,处分撤销之前或撤销一段时间之内,不适宜再提拔任用,“你是书记,还是我是书记?”谷春立当场反问。

经常与谷春立意见相左的这位常委,后期每遇讨论重要人事的市委班子会,都会被谷春立提前安排出差。长此以往,他觉得没法继续干,主动申请调到另一个市去了。

一次政法委书记召集政法系统人员开会,请时任市委书记的谷春立过来讲话,谷春立刚开口,一位坐在前排的检察长手机响了,谷春立一拍桌子起身离开了,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这位检察长也为此提心吊胆了很久。

接近鞍山官场的另一位知情人证实,谷春立很爱骂人,开大会看谁不顺眼,张口就骂,有时会直接爆粗口。谷春立的属下对这种“家长制作风”敢怒不敢言。

谷春立下去视察,看到某处做得不好,一问是谁负责,当场决定“就地免职”,并不理会组织程序的规定。

而鞍山官场流传的一条升迁暗道需要通过谷春立的妻子朱丽娟,她的学生和介绍的熟人,可以不通过组织程序进行任命和调任。

谷春立在一次信访会上的拍板,直接改变了辽宁天丞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李浚泉的半生。李浚泉是一位从业近30年,并在2004年荣获辽宁省政府二等功的当地知名律师。

2008年4月6日,时任鞍山市市长的谷春立主持市政府信访专项会议,会议其中一项是研究李浚泉要求恢复事业单位身份一事。

“本来开会通知我去参加,但开会前临时不让进入”,李浚泉回忆,会前已经通过信访局工作人员查明:他是早期具有司法行政编制身份的专职律师,1994年被司法局公派筹办律师事务所,公职身份一直没有改变。但在改制过程中,公职身份未经依法依规正常审批,却被市局领导无端人间蒸发,编制也被顶替。

本想通过信访找回公道,但在信访会议上,谷春立强势地直接拍板——不予恢复。

自此,失去公职和律师执业权的李浚泉走上漫长的上访和诉讼之路。

2012年5月,李浚泉得到辽宁省领导批示,指示有关部门解决律师所上访事项。他意外得知,自己在一年前已经被稳控,问题被搁置起来。

鞍山市委文件显示,2011年7月29日下午,谷春立在市委专题会上宣布,67件涉法涉诉终结案件责任主体移转到地方党委政府。辽宁天丞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李浚泉名列其中。

这演变成了一场“闹剧”,李浚泉行政诉讼的被告司法局,成为了他的办案单位。

“中央政法委确实有终结案件的文件,但鞍山并没有按照文件列出的公告等一系列程序执行”,李浚泉介绍,涉及自己的两个案子都因地方政府干预被法院排除司法管辖而导致告状无门。两个案件都没有经过省级法院听证,终结也未被告知。

“原本以为鞍山中院开听证会是给解决问题的,事后才知道是为了终结案件”,李浚泉后来找到鞍山市政法委书记等领导交涉,被答复可能稳控有误,但至今没有纠正。而和李浚泉同样被终结的案件人,大多至今仍蒙在鼓里。

路灯工程与灯饰厂女老板

谷春立在位期间,就有鞍山市多个部门退休干部联合举报他,举报信列举了三位与谷春立有密切关系的女子,其中两人为企业老板,另一位是谷春立的下属。

举报内容称,其中一位李姓女子是沈阳铁西区某灯饰企业的老板,谷春立到鞍山后,她的公司业务也转移到鞍山。

“设置和更换路灯2400基”——2007年,谷春立在所作的鞍山市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提及路灯。2006年,谷春立一上任就开始了一项城建行动,在原来间隔不到30米的路灯之间再安装路灯,鞍山本地论坛流传,此举是为了挽救沈阳一家灯具厂,这与退休干部联名举报信息相符。

工商信息显示,这家2002年7月注册成立的企业,注册资金为200万美元,主营范围包括工程用灯和LED显示屏等。南都记者在鞍山多条主要街道发现,与国内大多30余米的路灯间距不同,鞍山的路灯间距约为15米。

“谷春立在这方面行事很不避讳,老百姓都知道鞍山的路灯里有猫腻”,鞍山本地司法系统人士介绍说。

鞍山市退休干部获知的情况包括,这家沈阳的灯饰厂几乎承揽了鞍山绝大多数的照明工程和园林绿化,这些项目大多并不走政府的招投标程序,从中获取巨额利润。

南都记者在鞍山市政府投资建设项目招标中心,仅找到这家公司中标在2010年8月的一次施工信息,施工路段为鞍山市钢西路和自由街隧道照明工程。

女下属落实鞍山YBC项目

举报内容中另一位与谷春立关系密切的女子为鞍山本地干部,目前在鞍山某区任主要领导。她在谷春立主政鞍山时,负责一个名为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项目在鞍山落地生根。

这个项目的缩写YBC更为人们所熟知。

鞍山YBC项目在整个公益项目中占据一席之地。鞍山团市委网站信息显示,“2008年,团鞍山市委抢抓机遇,积极申请,将YBC(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项目引入鞍山,使鞍山成为东北三个YBC试点城市之一”;而据2011年12月1日鞍山日报《东风正劲好扬帆》的报道,2008年,时任市长的谷春立将YBC项目引入鞍山,全力支持共青团组织打造鞍山青年创业YBC模式,并斥资800万元在鞍山达道湾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立YBC(AS)青年创业孵化园。

报道显示,2009年初,市政府拨付300万元作为鞍山YBC项目的启动资金。2011年9月10日,YBC导师俱乐部建设研讨会在鞍召开,市委书记谷春立到场并致辞,称鞍山将继续追加3000万元,努力建设全国最大的YBC产业园,打造全国YBC项目示范城市。

2010年底,市财政专门拨款为YBC鞍山办公室配备了5名专职工作人员,专门从事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即YBC项目在鞍工作。在市委、市政府的直接推动下,鞍山出台了多项针对YBC青年创业的优惠政策。

多个接近鞍山官场的人士透露,“与谷春立关系密切的女商人,为他升迁做过‘贡献’,曾给这个基金会送钱”。

而多名退休干部在联名举报中透露,鞍山温州商会会长徐小艳,也与谷春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建鞍山最高楼女会长常伴招商

鞍山温州商会在鞍山异地商会中,是会员人数最多、最活跃、实力最强、规模最大、最有知名度的异地商会,更为知名的,是活跃在鞍山30多年的女会长徐小艳。

徐小艳是当地媒体的常客和红人。有报道称其为“全世界192家温商商会唯一的女会长”,鞍山日报把她称为“鞍山温州第一商”,而徐小艳被老乡看成“鞍山投资指南”。

“每个到鞍山考察的温州人几乎都要拜访徐小艳,经她牵线搭桥,促成了许多大项目”,鞍山日报报道称,几年前的一天,徐小艳接到一个老乡的电话,她马上赶到宾馆,详细为他介绍鞍山的人文环境、资源优势、招商政策等,并帮助联系政府有关部门洽谈,不久这位老乡在立山区投资建设了剑桥国际花园。

五年前鞍山当地报道称,近年来鞍山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带来难得的发展机遇。于是,每年春节回家探亲,介绍老乡来鞍山投资和贸易洽谈,成为徐小艳的“规定动作”。在徐小艳的带动下,有越来越多的温商看好鞍山发展,目前鞍山在建的大项目中,有许多是温商投资开发的。

作为辽宁凯特集团董事长的徐小艳,也在鞍山铺开自己的商业路线,旗下公司在鞍山打造了国际华府、绿城豪庭等多个房地产项目,以及辽宁中部城市规模最大的五金机电城。

“2009年对于徐小艳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鞍山日报报道称,这一年,总投资约5亿元的“国际明珠”大厦打下第一根桩基,这座高170米的复合性建筑将成为鞍山“第一高楼”;这一年,她与厦门雅园合作,投资5000万元,在海城开发兴建菱镁工业园,投产后可解决近千人就业问题;这一年,她在鞍山中心商业区投资上亿元打造辽宁凯特购物广场,预计年销售额亿元以上。

2010年开盘,2013年入住的国际明珠大厦,是鞍山的超高层建筑,与市政府隔路相望,销售主打的广告词就是“与市政府咫尺毗邻”。

据鞍山当地公务人员介绍,这里原是政府机关楼,民政局、轻工局、仲裁委和市人大等多家机关都在这个楼里办公。

被鞍山当地人认为“神通广大”的徐小艳拿到了这块地,并建成47层高的高档楼盘,鞍山房产网今年8月14日信息显示:尾盘销售,均价6500元,5700元特价房仅剩一套。

多位鞍山官场人士表示,谷春立多次外出招商,都会带上徐小艳。当地媒体的报道也证实了这一点。

鞍山日报曾报道说,2007年,徐小艳积极为鞍山市政府协调联络江、浙和深圳等地的百户企业来鞍山投资洽谈项目工作。2008年,她多次随省、市团到珠三角、长三角等地,为鞍山和辽宁省开展招商引资工作;2011年,她与商会部分会员企业随辽宁省领导,到浙江、温州等地进行招商引资。

徐小艳曾被鞍山市政府授予“招商引资突出贡献奖”,并被辽宁省政府领导聘为“辽宁省招商引资顾问”,在2013年初,当选为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

“在中央巡视组第一批巡视时,徐小艳就被抓了”,鞍山当地消息人士介绍,徐小艳被抓不久后,传来了谷春立落马的消息。2015年7月30日,辽宁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中称徐小艳的人大代表资格已终止。

“现在鞍山地方干部都很紧张,尽量躲避谷春立这波风头”,鞍山本地知情人士预测,鞍山近期政坛、商界都将有大变动。(南都记者陈显玲)

山西阳泉市场冬储菜价格下跌季节性蔬菜价格上涨二芒莠竹

罗兰德式门窗 - 这个七夕送你一束鲜花敬生活!制管机

扒扒十大美艳动人女星退出娱乐圈的内幕恭僖禧

范文芳电视剧吴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