涡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涡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欧元不祥预感再度来袭

发布时间:2020-03-26 16:44:26 阅读: 来源:涡流泵厂家

如果德国、法国及意大利无法重振欧洲经济,那么欧元可能将面临重大的灾难。

就在几个月之前,欧元区的领导人们深信,经历了暴风雨后,他们终于见到了彩虹。在欧洲中央银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基(Mario Draghi)做出的“不惜一切代价”支持欧元的承诺的鼓舞下,欧洲地区对于经济发展的信心正逐渐的增强,尽管增速很慢,但经济增长似乎正慢慢恢复。在经历了资金救市以及一系列的消减预算赤字以及提高竞争能力的痛苦措施之后,深陷困境的欧元区边缘国家正逐步从中摆脱出来。尽管失业率,特别是年轻人的失业率,仍然高的吓人,但是至少在绝大部分国家,该数据正逐步下降。随着金融市场对欧元区解体持乐观看法,票面利差已得到了大幅度的缩窄。

但那些都是假象。最近几周,欧元区的国家再次陷入泥潭。第二季度,他们的总GDP未见任何增长。意大利再次陷入全然衰退期,法国的GDP较第一季度持平,而即便是国力强大的德国,其产量出现了大幅下滑,令人大跌眼镜(详见文章)。第三季度的前景亦不光明,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西方国家对于俄罗斯的制裁措施所导致。同时,通货膨胀率已降到了极为危险的水平,大约为0.4%,这一数字远远低于欧洲中央银行“2%左右”的目标,这使人们担忧,整个欧元区可能会成为顽固通货紧缩政策的牺牲品。德国的债券收益率一直徘徊在1%左右,此乃跌价的又一先兆。欧元区的停滞不前(或者说步履蹒跚)与美国及英国经济的稳步增长形成了鲜明对比。

四年多前开始的银行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现在已演变成对三个最大经济体产生重大影响的经济增长危机。德国正处于经济衰退的边缘,法国已然陷入经济停滞的泥潭。意大利的GDP数据比15年前正式形成单一货币时的数据仅仅略高一点。这三大国家占据了整个欧元区GDP的三分之二,然而,诸如西班牙、荷兰等国的GDP增长对于弥补上述三国留下的大洞可谓杯水车薪。

造成上述欧元区新问题的潜在原因是三个极为熟悉且相互关联的难题。首先,缺乏具有气魄和信念去推动体制改革,从而提高竞争力并最终实现经济增长的政治首脑:欧元区主要国家因为相信德拉基先生的“不惜一起代价”的承诺而浪费了过去两年的时间;其次,社会公众对进行深刻而彻底的改变的必要性并没有产生足够的认识和重视;最后,尽管德拉基先生做出了努力,但财政及货币政策框架仍过于紧缩,限制着经济的增长---这就是体制改革变得愈加困难。

克洛索经济学

上述问题在欧元区各成员国均有体现,但三大经济体中,最为典型的是法国。本周,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 ois Hollande),这位饱受质疑的法国社会党主席,被迫重组其政府组成,以将虽身为经济部长但却是左翼中最坚决的批评者阿尔诺·蒙特布赫(Arnaud Montebourg)排挤出政府内阁(详见文章)。在2012年正式执政时曾承诺给法国带来美好未来的奥朗德先生并不是一位撒切尔夫人式的改革家。但他在三月份任命曼纽尔·瓦尔斯为总理之后,其至少证明他已经接受了消减公共支出、降低税收以及进行体制改革等原则。

从理论上讲,一个新型的、更具凝合力的改革型政府更有助于情况的改善,但是,社会公众对此还远远没有做好准备。奥朗德先生不单单是不受欢迎,这位法国总理并未像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那样果敢的采取强硬的改革措施(尚未实际实施),其也始终没有使选民相信包括缩减政府规模在内的痛苦改革将无法避免。恰恰相反,蒙特布赫先生及他的同僚向社会公众提出了“令人向往”的憧憬,即如果欧元区废弃了他们的规则,允许预算赤字以及政府开支的继续增加,那么,就没有进行改革的必要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欧元区经济将会凭借自身力量神奇的将自己从泥潭中拯救出来。

蒙特布赫的观点之所以更加诱人,是因为他对欧元区存在的第三个问题---即欧洲地区实施的过度紧缩措施(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德国造成的)的认识是正确的。德拉基先生在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年度经济学家大会上含蓄的承认,欧元区的财政金融政策确实收的太紧了。他暗示道,希望采用美国和英国已使用的量化宽松政策。同时,他也呼吁财政政策应更有利于促进经济的增长---很明显,这是针对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正如德国央行是对量化宽松政策持反对态度最强硬的欧元区央行一样,默克尔总理亦是欧元区财政约束机制最忠实、强硬的拥护者。

安吉尔,我们敢说你并没有做出努力

尽管经济状况不佳,但是,应还有回旋的余地。如果奥朗德先生及伦齐先生能够对体制改革表现出足够的真诚,那么默克尔女士应可以放低财政姿态,不会对相关政策像现在这样的严格(包括提高德国的公共投资),亦应可接受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请闭上眼睛,你或许能想象出三国领导人正与欧盟委员会合作实现欧元区的统一市场并推进与美国达成贸易协定的画面。但令人遗憾的是,在现实世界中,无论是法国还是意大利,都无法得到默克尔女士的信任,因为:一旦法意两国的外界压力得到了缓解,他们就立刻将改革承诺忘在了脑后。另外,默克尔女士还将让·克洛德·荣克(Jean-Claude Juncker),这位庸碌无为的候选者,扶植为欧盟委员会的主席。

所以,情况不容乐观。但如果欧元区领导人不采取新的推动措施的话,经济增长将难以恢复,而通货紧缩将会继续酝酿挥发。日本经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完全停滞,现在亦苦苦挣扎。但是,不像日本,欧洲并非单一独立的国家。如果货币联盟只能使经济发展停滞、失业率及通货紧缩率上涨,那么有的国家最终可能就会投票脱离欧元。多亏了德拉基先生对国债提供支持的承诺,使经济压力过大从而导致欧盟解体的市场风险暂时得到了缓解。但是若干成员国决意脱离单一货币的政治风险却始终在增加。欧元危机还远未结束,而是只露端倪。

文章资本的智慧

无痛人流手术后饮食方面注意

海口去痘印哪家医院好

成都尖锐湿疣有哪些好的护理方法

成都医科医院治疗尖锐湿疣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