涡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涡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董卓迁都最恐怖的一幕悬人头于辕二百里内

发布时间:2020-12-29 11:05:20 阅读: 来源:涡流泵厂家

董卓迁都最恐怖的一幕 悬人头于辕二百里内

本文由老君说史授权发布

《三国史》之一、中原逐鹿

1、十三路义兵(上)

尚书武威人周毖,城门校尉汝南人伍琼,劝董卓改革桓、灵弊政,擢用天下名士以收众望。董卓听从,命毖、琼与尚书郑泰、长史何顒等人革除时弊,淘汰秽恶,选拔人才。于是,征用隐士荀爽为平原国相,陈寔子陈纪为五官中郎将,韩融为大鸿胪,尚书韩馥为冀州牧,侍中刘岱为兖州刺史,陈留人孔胄(zhòu)为豫州刺史,东平人张邈为陈留太守,颖川人张咨为南阳太守。荀爽至半路,诏迁光禄勋,上任三日,复升司空,前后共九十三天。被征之人,都畏惧董卓残暴,不敢不来,独申屠蟠不到。

董卓性残而贪,既专政,国家甲兵、珍宝遂为己有,曾对宾客说:“我相,贵无上也!”侍御史扰龙宗,有事奏卓,因带剑而入,立被杀死。当时,洛阳贵戚,宅第相望,金帛财产,家家充积,卓放纵将士,入室抢劫,奸淫掳掠妇女。致使人心惶恐,朝不保夕。

网络配图

董卓对袁绍始终耿耿于怀,于是悬赏缉拿。周毖、伍琼进言说:“废立大事,非常人所及。袁绍不达大体,恐惧出奔,并无他志。今若逼急,势必为变。袁氏树恩四世,门生故吏遍于天下,若收豪桀以聚徒众,英雄因之而起,则山东非公之有矣。不如赦之,拜一郡守,绍喜于免罪,可无患矣。”卓以为然,乃拜绍为勃海太守,封乡侯;又以袁术为后将军,曹操为骁骑校尉。

袁术惧怕董卓,出奔南阳。曹操不愿与董卓为伍,不辞而别,改名换姓,抄小路东归。过中牟县,为亭长所疑,捉到县衙。时县府已得董卓追缉令,中牟县功曹心知是操,故不点名,以为天下方乱,不宜拘押天下豪杰,因令释放。操至陈留,散卖家财募兵,得五千人。

这时,豪杰多起兵讨董卓。袁绍在勃海,受冀州牧韩馥监视,无法起兵。东郡太守乔瑁,伪造三公文书,分发州郡,陈述董卓罪恶,谓“我等被迫,无以自救,企望义兵,为国解难。”韩馥得书,与从事商量说:“今当助袁氏耶?助董氏耶?”从事刘子惠说:“今兴兵为国,何谓袁、董!”韩馥面有惭色,乃作书袁绍,数落董卓之恶,听其举兵。

汉献帝初平元年正月,董卓使郎中令李儒鸩杀弘农王刘辩。天下震动。

关东州郡十三路义兵齐起:渤海太守袁绍、河内太守王匡屯河内;豫州刺史孔胄屯颖川;后将军袁术屯鲁阳;骑都尉公孙瓒屯幽州;兖州刺史刘岱、陈留太守张邈、邈弟广陵太守张超、东郡太守乔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骁骑校尉曹操等屯驻酸枣;冀州牧韩馥留邺,为属下输送军粮。众多至数万,少则数千,共推袁绍为盟主。袁绍自号车骑将军。鲍信独对曹操说:“夫略不世出,能拨乱反正者,君也。苟非其人,虽强必毙。君乃天之所启乎!”

网络配图

董卓闻讯大怒,拟发大兵讨伐山东。尚书郑泰说:“政在德,不在人多。”卓不悦说:“如卿此言,兵无用耶?”郑泰说:“非谓其然也,以为山东不足加大兵耳。明公出自西州,少为将帅,闲习军事。袁本初公卿子弟,生处京师;张孟卓东平长者,坐不窥堂(意为坐在堂上目不斜视);孔公绪清谈高论,嘘枯吹生。诸辈皆无军旅之才,临锋决敌,非公之比也。况王爵不加,尊卑无序,若恃众怙力,将各自保以观成败,不肯同心共胆,与齐进退也。且山东承平日欠,民不习战;关西顷遭羌寇,妇女皆能挟弓而斗。天下所畏者,无若并、凉之人与羌、胡之莽,而明公拥之以为爪牙,譬犹驱虎兕以赴犬羊,鼓烈风以扫枯叶,谁敢御之!无事征兵以惊天下,使患役之民相聚为非,弃德恃众,自亏威重也。”卓乃悦。

董卓以山东兵盛,欲迁都西京避难,公卿心不愿意,口不敢言。卓表举河南尹朱俊为太仆,以为己副。使者召拜,俊不肯受,因说:“国家西迁,必失天下之望,以成山东之衅,臣不知其可也。”使者说:“召君受拜而君拒之,不问迁事而君陈之,何也?”朱俊说:“副相国,非臣所能;迁都城,国之大计。辞不任而言大,臣之分也。”董卓因此不敢勉强。

卓于是大会公卿,讨论迁都。卓说:“高祖都关中,十有一世;光武宫洛阳,于今亦十一世矣。按《石包谶》,宜迁都长安,以应天人之意。”百官都默然。司徒杨彪说:“移都改制,天下大事,故盘庚迁毫,殷民胥怨。昔关中遭王莽残破,故光武更都洛邑,历年已久,百姓安乐。今无故捐宗庙,弃园陵,恐百姓惊动,必有糜沸之乱。《石包谶》乃妖邪之书,岂可信用!”卓说:“关中肥饶,故秦得并吞六国。且陇右木材自出,杜陵有武帝陶灶,并功营之,一朝而办。百姓何足与议?若论前诽,我以大兵驱之,可诣沧海!”彪说:“天下动之至易,安之甚难,惟明公虑焉!”卓作色说:“公欲沮国计邪!”太尉黄琬说:“此国之大事,杨公之言,非无可思。”卓不答。司空荀爽见卓意盛,恐害彪等,因解释说:“相国岂乐迁都耶。山东兵起,非一日可禁,故当迁之,此秦、汉之势也。”卓意稍解。会议不了了之。黄琬既退,又上书驳议迁都。二月初五,卓以灾异奏免黄琬、杨彪等人,以光禄勋赵谦为太尉,太仆王允为司徒。城门校尉伍琼、督军校尉周毖亦谏迁都。卓大怒说:“卓初入朝,二人劝用善士,故卓相从;而诸辈至官,举兵相图。此二人卖卓,卓何用相负!”初十,收伍琼、周毖斩之。杨彪、黄琬恐惧,向卓谢罪说:“小人恋旧,非欲沮国事也,愿勿以为罪。”卓亦悔杀琼、毖,乃复表彪、琬为光禄大夫。

网络配图

卓举荐京兆尹盖勋为议郎。当时,左将军皇甫嵩将兵三万屯于扶风,盖勋私下与嵩谋讨董卓。卓又征召嵩为城门校尉。嵩长史梁衍对嵩说:“董卓寇掠京师,废立随意,今征将军,大则为祸,小则受辱。可值朝廷迁都,天子西来之际,以将军之众迎接至尊,然后奉令讨逆,征调群帅,袁氏逼其东,将军迫其西,大计可成也。”嵩不从,遂就征。盖勋因势弱不能独立,只得到京师应征。勋既到京,卓以勋为越骑校尉。河南尹朱俊向卓陈述军事,卓轻蔑说:“我百战百胜,决之于心,卿勿妄说,来污我刀!”盖勋说:“昔武丁之明,犹求规谏,况如卿者,而欲杜人之口乎?”卓乃致歉意。

于是,遣军东征。兵至阳城,遇民结社,遂屠民,掳其妇女,悬头于辕,一路歌呼凯旋,声称击贼大胜。卓命焚烧其头,以妇女为将士婢妾。又曾获山东义兵,以猪油涂布裹其身,然后以火点其足。布人在地上活卷,董卓看了哈哈大笑。

十七日,车驾西迁。董卓临走想捞一把,尽诛洛阳富豪,没收其财物,遂将洛阳数百万人全部赶往长安。步骑在后驱迫,马踏人踩,饥寒交迫,再加抢劫,死者不计其数,尸体积满道路。复放起一把火来,将宫殿、官府、民居全部烧毁。二百里内,房屋荡尽,鸡犬不留。又使吕布发掘各帝陵及公卿以下坟墓,尽收珍宝。

成都西南医院科普:生殖器疱疹在治疗过程中要注意哪些

深圳白癜风如何治好/白斑初期症状图片

上海明珠医院骨伤医师介绍:哪些方面可以缓解颈椎病症状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治疗癫痫病